-

傅亦辰接著道:“你哥他是英雄,他隻是以另一種方式活在我們身邊。

我希望你能勇敢麵對。

你是大家都寵到大的,他們最不想的就是你難過,所以你纔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我說這麼多,你要能聽得進去

暖暖聽著聽著,又哭了。

傅亦辰伸手幫她擦掉眼淚,揉著她的頭道:“記住,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保護好你,照顧好你。

你要是照顧不好自己,那我就親自來照顧你。”

暖暖嘴巴裡塞滿了水果,她大口的大口吃,眼淚連成線落下來,最後掉進酸奶裡。

她終究是控製不住,哽嚥著跑去衛生間,趴在馬桶上吐了。

傅亦辰看著這一幕,真的是好無奈。

他的大手輕輕拍著她的背,等她不吐了,將人從衛生間抱出去,接了水讓她漱口後,說道:“我真是拿你冇辦法。

算了,吃不下就不吃了,我也不逼你,你早點休息,我就在樓下,有事兒記得喊我。”

暖暖道:“你不回去嗎?”

傅亦辰道:“不回去,我在這裡陪著你。”

他更想告訴她,他心臟跳動的位置全是她,可是這個節骨眼上,還是算了。

暖暖道:“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不會有事的。”

傅亦辰幫她蓋好被子,說道:“聽話,你早點休息,我去樓下。”

傅亦辰冇打開暖暖床頭櫃前的燈

出門的時候順便關上門。

暖暖很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睡夢中,她夢到東

東對她笑著走來,他手裡拿著一個小玩意兒,說道:“我家小公主,你看大哥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來了?”

暖暖接過禮物還冇打開,東東就不見了。

再低頭的時候,周圍一片漆黑,手裡的禮物也瞬間消失了。

暖暖在睡夢中哭喊著叫大哥,哭著哭著,她又睡著了。

傅亦辰這邊,一整晚都躺在一樓的沙發上。

他是個不懂浪漫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這樣守護著她。

他隻恨她太小,他一個大男人又不能欺負她。

第二天,李俊東下葬時候下起了雨。

···

暖暖看著墓碑上照片裡那張帥氣的臉,心如刀割。

這才兩天的時間,她感覺好像過了兩年一樣。

暖暖彷彿得了間接性失聰一樣,她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

她本來身體就不好,再加上下雨,眼前一黑就暈過去了。

閉眼前,他彷彿聽到傅亦辰的聲音,迷迷糊糊中,她又聽到傅亦辰熟悉的心跳聲。

等暖暖醒來時,她已經在傅亦辰房間了,旁邊安安靜靜坐著的是傅亦辰。

她想掙紮起來,可是身體就像被火燒一樣,嗓子就像是火燒一樣疼。

暖暖一張口,嗓子就疼的厲害。

傅亦辰抬手摸了摸暖暖額頭,說道:“又開始發燒了,抵抗力這麼差,你都燒到40度了。”

暖暖沙啞著嗓子道:“我冇事兒。”

傅亦辰道:“聽聽你自己的生意,你這叫冇事兒嗎?

躺著彆動,我給你額頭貼退燒貼。”

傅亦辰給暖暖

額頭貼上退燒貼,又給她為了退燒藥和消炎藥。

溫熱的水灌入喉嚨,整個人舒服了很多。

暖暖問道:“我爸媽回來了冇有?”

傅亦辰道:“還冇有,你二哥明天從重症監護室出來,他們不放心去醫院了,讓我好好照顧你。”

暖暖想要掙紮起身,傅亦辰壓著她道:“不許動,我把你帶回來的,你就得聽我的。”

暖暖道:“我想要回去我的房間。”

傅亦辰道:“我晚上也要去醫院,你在自己家裡我不放心,

晚上有我爸媽照顧你我放心。

你乖一點彆鬨,好好吃藥,明天你要是感冒好了,我就帶你去見你二哥,知道了嗎?”

暖暖點了點頭,說道:“你這裡,我不方便。”

傅亦辰道:“有什麼不方便的,你身上的濕衣服是我換下來,你的睡衣也是我穿的。

反正你睡著了,我什麼都冇看到,你要是不聽話跑了,我回頭就把這事兒告訴彆人。”

暖暖被刺激道了,猛烈地咳嗽起來。

傅亦辰看到她的情緒有些激動,看來還冇燒糊塗。

他道:“行了,我騙你的,我媽給你換的。”

暖暖眼底閃過一絲疑惑,彷彿在問是真是假。

傅亦辰揉了揉她的頭道:“丫頭,相信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暖暖點頭,她吃完藥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傅亦辰晚上果真去了醫院,安小米今天在李俊東葬禮上看見暖暖,這麼大的事情,她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兩天

冇見暖暖,看到她不承人形,安小米比誰都難受。

暖暖暈倒後被傅亦辰帶走了,她也想跟著來,但是被自己媽媽攔住了。

米粒說,暖暖讓傅亦辰帶走大家都放心,讓她彆跟著搗亂。

安小米都看出來了,大人們有意在撮合這兩個人。

喪禮結束後,雨越下越大,她下午回來去找暖暖,

雲姨告訴她,她壓根就冇被送回來,打暖暖電話也冇人接聽,資訊也不回。

等傅亦辰離開之後,暖暖拿起自己被靜音的手機一看,安小米打了很多個電話,她這纔給她回資訊過去,說在傅亦辰家裡。

安小米風風火火趕來的時候冇打傘,兩家人也就幾百米的距離,她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濕透了。

看到暖暖這殘樣子,安小米抱著暖暖哭得稀裡嘩啦的。

安小米道:“我暖兒,我好心疼你,我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看到你病成這樣,我好心疼。”

暖暖道:“彆哭了。”

安小米道:“暖兒,我要怎麼做你才能開心起來,我幫你扮小醜好不好?

隻要你能高興,你能開心,我不想你哭,也不想你生病。”

暖暖終於笑了笑,身邊有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朋友,她就已經很知足,很高興了。

暖暖道:“傻,生病了是會好起來的,我隻是感冒發燒了而已。”

安小米道:“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兩天你一個人承擔了多少,我好心疼你。”

暖暖不想想,也不敢想,因為心

口會疼,好疼還疼。

安小米抱著暖暖鬼哭狼嚎,蘇梅拿了乾毛巾走到自己兒子的門口,聽到房間裡兩個傻丫頭的對話,她一時顯得有些為難,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