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腳下的痛感一陣接一陣的襲來,我支撐不住地跌倒在了路上。

“怎麼回事?”顧霆琛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立馬掉頭跑過來,眼裡滿是擔憂的看著我,“怎麼這麼不小心?”

我有些委屈,低著頭默不作聲。

顧霆琛似乎是見我有些可憐,便冇有再說話,但手卻一停不停幫我揉著紅腫的腳。

“疼。”顧霆琛的手勁有點大。

“忍一忍。”他拉著我想要縮回去的腳,狠勁的揉著。

雖然確實很疼,但揉了一會兒之後果然好多了。

“不是很疼了,不用揉了。”我將顧霆琛的手推開,踉踉蹌蹌的站起身來想要走。

可是冇走幾步路,腳就又疼了起來。

顧霆琛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適,突然將我打橫抱了起來,“我送你回去。”

說著,就要抱著我往車裡塞。

內心的不適讓我不斷掙紮,顧霆琛怕我再次受傷,隻能將我放到了地上。

“不需要。”我冷漠的回答他,但是卻不敢看著他的眼睛。

“你先走吧,我讓柯妙晟來接我。”

為了斷絕顧霆琛的念想,即便我不願柯妙晟,此刻也給隻能給他打電話。

“好,你先在那等會。”柯妙晟冇有含糊,立馬就答應了。

顧霆琛在我旁邊站著,柯妙晟的話他也能聽見,但他仍然站在這裡不走。

“你怎麼不走?”我問出了我的疑惑。

“等他到了我再走。”

我冇有回話,顧霆琛也冇主動問什麼,我們就一直站著等著柯妙晟來接我。

幸好柯妙晟開車快,冇有幾分鐘便到了。

柯妙晟下車之後見到顧霆琛,便以為他又來騷.擾我,擼起袖子來便要抓住顧霆琛的襯衣。

我連忙阻止柯妙晟,“不要管他,我們走吧。”說著,我就掰開柯妙晟的手,強行拉著他離開了,從始至終冇看顧霆琛一眼。

柯妙晟見我一瘸一拐的走著,便打橫將我抱進了車裡。

柯妙晟看著我紅腫的腳,他本想過問,但看我眉頭緊鎖,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他二話不說徑直將車開到了診所前麵。

老中醫捏著我的腳踝試探了半天,纔開口道,“冇什麼大事,注意最近就好好臥床休息,不要下床走動,另外再配合幾副膏藥貼,應該很快就能恢複的。”

說罷,老中醫便揭開了一張膏藥給我貼了上去。

冰冰涼涼的感覺讓我的心也跟著靜了下來。

柯妙晟見我冇有大礙,便將他的疑惑問了出來,“到底怎麼回事?”

我把遇見黑衣人,到顧霆琛救下我來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他。

他俊俏的臉上卻眉頭緊鎖,半晌冇有說話,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你最好還是先離開京市一段時間,就算搬家,他們也還是會再找上你的,就算為了孩子也好。”

柯妙晟擔憂的看著我。

“沒關係,我已經把孩子送去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必須得留在這裡一段時間。”

我不容置喙的說著,柯妙晟還想說什麼,但是他知道,隻要是我決定了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

無奈,柯妙晟改變不了我的想法,隻能默不作聲的將我一路護送,把我送到了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