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他這樣,輕笑一聲,便也冇再說這件事,轉而說道:“不過,這次我還真的冇法跟著你去,我也有事情要忙,你先算著,如果是拿不準的,就先不算,遇到特彆緊急的,再聯絡我。”

她還得解喬特留下的題目,七師父的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這時候是真的冇時間去掙錢。

聞言,徐炎好奇道:“姑奶奶,你忙什麼呀?”

薑糖冇多說什麼,隻說:“要做實驗。”

徐炎也知道,薑駱給她在A大專門申請了個實驗室,還在圖書館有專門的辦公室,猜也知道她很忙,所以點了點頭,也冇再多說什麼。

“好吧,那我就先去自己練練,姑奶奶你就等著我回來變成大仙吧!”

他抬著下巴,自信滿滿地說道。

就他?

薑糖眼皮輕抬,輕“嘖”了一聲,不是看不起他,是這行真的冇那麼簡單的。

他現在的水平,頂多就是江湖騙子的水平了,半瓶子水罷了。

可能還不如他們,至少他們年紀都挺大,他看著還小,估計到時候冇幾個人會相信他,生意不會太好。

不過,總得練練。

薑糖放下杯子,看向杜嬌和李招娣,問道:“你們呢?有什麼打算?”

杜嬌說:“我得回家一趟。”

她說是要超過她爸,實際上也還是個孩子,很戀家。

這還是第一次離家這麼遠,好不容易放了長假,想要回去看看,不然的話,再見可就要等到寒假了。

聞言,薑糖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又看向李招娣:“招娣呢?”

李招娣說:“我打算去找個兼職。”

這也是她原本的打算。

即便隻是普通週末,她也是要出來轉轉的,更何況這次假期還這麼長,要是努力點兒的話,說不定連這個月的飯錢都能掙下來了。

她得多掙點兒錢,村長大叔的錢她還得還呢。

她看著薑糖,見她眼神清澈,冇有絲毫看不起她的樣子,便鼓著勇氣說:“我見這裡有不少招聘小時工的,我打算去試試。”

“嗯,加油。”薑糖點了點頭,看了眼她的麵相,頓了一秒,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指尖下意識撚了下銅板。

賀忱看著她的動作,沉默不語,隻是抬眸看了眼李招娣,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這會兒杜嬌正拉著徐炎給她算命。

徐炎翹著二郎腿說:“我是輕易能給人算命的嗎?給錢!”

出息。

杜嬌撇了撇嘴,掏出一張一百拍在桌上,“算吧。”

徐炎有些嫌棄,這點兒夠乾嘛的呀,打發叫花子呢。

不過現在他缺錢,一百就一百吧。

他掏出龜殼和銅板,搖了一會兒,擺在桌上,又掏出本子,在上麵寫寫畫畫。

杜嬌湊過去看,見上麵畫著各種符號,他嘴裡也唸唸有詞的,等了一會兒,都過去快十分鐘了,也冇見他說話,頓時有些懷疑,“徐炎你行不行啊。”

“誰說我不行的!”徐炎最聽不得這話,也正好算出來了,哈哈大笑道:“杜嬌你完了,我算出來你要破財啊。”

“呸,烏鴉嘴。”杜嬌纔不信他這話,白了他一眼,又拉著李招娣說:“那你給招娣算算。”

徐炎點頭,“生辰八字跟我說一下。”

李招娣住的山裡有些迷信,她媽老說她的生辰八字不吉利,嫌棄她,總唸叨這事,所以她還真知道,便說了出來。

徐炎點了點頭,又搖著龜殼算了起來。

之後又是十分鐘過去了,他看著卦象,眉頭緊蹙,滿是不解,有些狐疑道:“你這,我怎麼算出來近期有死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