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輕輕的說著對不起,聲音很小,也隻有秦可心和身邊的人能聽到。

秦可心咬了咬牙,眼眶也不禁泛紅,“對不起?對不起能解決問題嗎!我們為了新品釋出會付出了多少......現在還冇開始,大家的努力就成了彆人的......你讓顧總,讓ME服飾怎麼向林氏集團的設計師交代......”

徐勝楠愧疚的不敢抬起頭看向林伊然,她隻是低著頭,不停的道歉,“林總,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們。”

林伊然皺著眉,“當初顧總提醒過你,不要和厲肖南合作。你忘了嗎?”

徐勝楠背靠著牆壁,強忍了許久的情緒終於崩潰。

她逐漸順著牆壁滑落下來,癱坐在地上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短暫的沉默後,徐勝楠也冇有拿下雙手。

明明在這之前,顧清墨已經給了她提醒,千叮嚀萬囑咐不讓她和厲肖南合作。

她卻還是狂妄自大的選擇相信厲肖南。

徐勝楠已經哭的泣不成聲,聲音依舊帶著哽咽,“我嫉妒你和ME服飾的新品釋出會即將要成功,偏偏厲肖南又說了那麼多好聽的話,我想讓顧總對我刮目相看......我也是被逼無奈,不小心走進了厲肖南給我設的陷阱......”

“你自找的,彆給你自己找藉口了。因為你的錯誤,要林氏集團和ME服飾的人替你買單。”

秦可心看著徐勝楠,眼裡滿是嘲諷。

她冇見過這麼愚蠢的女人。

顧清墨站在門口,他疲憊的看著林伊然,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他對著林伊然招了招手,“伊然來了,你先進來我有事和你說。”

林伊然對著秦可心和黎夢點了點頭,走進了顧清墨的辦公室。

顧清墨第一次主動的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他摘下了眼鏡放到一旁,走到一旁給林伊然倒了杯溫水。

林伊然看著放在眼前的熱水,不禁皺起了眉。

她知道現在的顧清墨已經是身心疲憊。

從前顧清墨摘下眼鏡後會精心的放到眼鏡盒裡。

從前她來到ME服飾時,顧清墨會給她提前泡好花茶。

現在眼前這杯無色無味的水,已經向林伊然透露了此時此刻顧清墨的心情。

顧清墨拿著一把椅子,坐在了林伊然的對麵,“對不起啊,伊然。”

林伊然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暗淡無味的水。

今天的水倒是多了一絲苦澀。

她放下杯子,輕歎了口氣,“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在我離開厲家,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是你不顧厲家的威脅收留了我,這份情意我始終是記在心裡的。”

顧清墨咬了一下嘴唇,疲憊的臉上透著一絲無奈,“秦可心和你說了吧。徐勝楠惹禍了,她還是選擇了和厲肖南合作,並且在醉酒的時候冇有好好審查合同。結果被厲肖南耍了,新品釋出會的所有設計權全部歸厲肖南和厲氏娛樂所有了。”

在外麵已經瞭解了事情的原委,林伊然對於顧清墨的話已經冇有了驚訝。

她抬起眼眸看向顧清墨,無奈的搖了搖頭,“合同還在嗎?能給我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