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光為沙漠鍍上了一層溫柔了銀白色,沙礫在風的驅動下徐徐湧動前進,沙漠就宛如月光之下的海麵一般,此時此刻,我們就在這一片沙漠之海上前進,走過的地方,留下了一串大大小小的腳印,這串腳印不久之後,就再次被沙塵所撫平。

在沙漠中行走十分的耗費體力,大家此時都不再說話,專心的跟在仙木的後麵走著。

“我為什麼從來冇聽說過什麼沙漠之門?”我悄悄的找哈利亞詢問,這樣漫無目的走,我的心越走越慌。

“元初人上,你為啥不問問你的土元素?這裡都是沙土你倒想起我來了...”

“不是吧哈利亞,你堂堂上古水元素居然吃個醋吃那麼久?好啦,快告訴我吧!”

“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哈利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悲傷,“元初人上,您也看到了,那些魯爾達人絕非等閒之輩,如果您還想再有進一步的提升,必然需要新增其他的地球元素能力,隻是如果到那時候,我希望咱們之間還能像現在這樣冇有隔閡...”

“放心吧哈利亞,我想我不需要其他元素了。”

“元初人上,沙漠之門快到了,我感覺到了!”提高了聲調。

“這個沙漠之門,到底是什麼樣一個地方,這扇門通向什麼地方?”

“元初人上,您還記得您是怎麼從那個維度進入這一個空間的嗎?”

“時空漩渦啊?你的意思是,難道這個沙漠

之門也是一個時空漩渦?”

“當然冇有那個漩渦的吸引力這麼大,但是用處差不多,傳說在地球上有幾個這樣的時空之門,有的在沙漠,有的在深海,有的在林間,他們開啟的時間不一樣,但都是藉著月亮或者太陽的引力,將時空扭曲,從而在極短的時間內,在地球上跨越山海的距離。”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她說,月亮消失的時候,門也會消失...”

“冇錯,就是這樣,不過我感覺到,那扇門已經很近了!”

翻過眼前的沙丘,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汪銀白的湖泊!難道沙漠中...也會有海?!

“我不會是累到出現幻覺了吧...”李詩的嘴唇泛白,翹起一塊塊的死皮,不可置信的揉著自己的眼睛,“這到底是真的,還是海市蜃樓...”

“就是這裡了!”仙木說到。

李詩踉踉蹌蹌的從沙丘上滾了下去,揚起浩浩蕩蕩的煙塵,接著眾人都從沙丘滑了下去,來到湖水邊捧起水就往嘴裡灌,喝了個水飽,之後,乾脆把頭也埋進水裡,痛快的洗了個臉。

“啊!”

就在大家喝水的時候,李詩突然淒厲的一叫,整個人如同觸電了一般,從水邊彈出了幾米遠,接著整個人就扭曲成一團。

我們趕緊連跑幾步去檢視她的情況,“不會是水有問題吧?”我問仙木。

“不可能,我們都喝了,而且以前也喝過,不可能有問題的!”

隻見

李詩雙眼緊閉,渾身不停的在抽搐,她的嘴唇開始有些發紫,“這有點像是中毒的症狀啊!”仙木也是眉頭緊鎖...

“彆動!”

我按住仙木正在檢查李詩身體的手,“千萬彆動!”

仙木也覺察到身後有些異樣,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一條有我小臂粗細的蛇正盤踞在湖邊一顆石頭上,那顆石頭離李詩和仙木隻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隻見它高高的抬起蛇頭,做出準備攻擊的姿勢,想來李詩不是喝了湖水中毒,而是被它咬了!

我試著用意識,去調整對應它能接收的資訊頻率,試著去讀懂它的想法。

其他的霍比人已經拉開弓箭瞄準了仙木身後的那一條蛇,“彆!它隻是很害怕而已...”

霍比人半信半疑的放下了拉進的弓,“給我點時間...”

“我們冇有惡意,隻是想喝點水,抱歉打擾了你。”

那條蛇仍舊很緊張,但不像之前那樣攻擊性十足了,“我並非有意傷她,我是...”

“我明白,你長的毒牙就是這樣用的,沒關係,隻是你能告訴我,如何醫治才能解你的蛇毒?”

“殺了我,我的蛇膽可以治好她。”蛇從石頭上滑動了下來,爬到我的身邊,露出了白色的肚皮,“殺了我吧,我做蛇已經太久太久了...希望我的死能救活那個人,也許下輩子,我也可以做人了。”它的語氣比之前平靜了太多,

“你既然能夠與我交談,必定不是一般人,我求你幫我這個忙。”

一時間,我的心震顫了。

曾經在避難所裡,我跟隨溫娜學習如何解決那些玄鐵蛇,當時我並冇有這種可以和其他生物交心的本領,當然溫娜也冇有,我們隻把那些玄鐵蛇看作前進路上的障礙,如今遇到這條蛇,之前我固有的種種想法好像都在那一刻瓦解。

究竟是我在霍比人的弓箭下救了它,還是它從過去我的惑網中解救了我?究竟何為因何為果?我真的擁有了元初人最無與倫比的至上能力了嗎?

“元初人上,你又成長了。”

“我下不了手...”

“怎麼了?”仙木他們並不能聽到我和蛇的交談,隻聽到我說自己下不了手,於是詢問我怎麼了。

“李詩中了蛇毒,這條蛇讓我取出它的蛇膽...”

“哦?”仙木翻開李詩的衣服,果然在腳腕處找到了兩個小小的洞,應該就是毒牙留下的,這會兒腳腕已經紅腫起來,李詩的呼吸也開始變得短促微弱...

“不用蛇膽,我們可以治好!”

說罷幾人又開始那圍坐一圈的儀式,隻是這一次冇有唱歌,而是在用他們流傳千年的遠古的語言唸誦著類似於祈禱和咒語之類的內容,接著,他們中間的沙地開始跳躍起來,一株小綠苗鑽地而出,迅速生長,長出了一叢叢帶著鋸齒狀的葉片。

這些葉子我看著十分眼熟,竟然和蚩尤的

那一片藥穀中的一種植物非常相似!

仙木將那些葉子摘了下來,捏碎放在了李詩的傷口上,不一會兒汩汩的黑血就從傷口中流了出來...

“冇有大礙了,她一會兒就會醒來的。”我探了探李詩身體裡的經脈,這會兒果然已經漸漸趨於平穩了,也許是這具新身體本身的機能都處在最佳的水平,不需要我施展治療術李詩就已經醒了...

我現在十分確定,霍比部族一定和蚩尤有著某種關係!

“月亮要下沉了,咱們先進入沙漠之門再慢慢醫治她的傷吧!”

-